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市场政策

谭跃:传统出版数字化的关键与产业方向

时间:2018-01-18 09:32:43来源: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作者:谭跃

  核心阅读

  在数据化中出版将真正成为内容的提供、服务和创新主体。内容数据的规模,它的资产化、集约性、增值潜力将越来越代表着出版新业态的方向。总之,内容数据,对我们的数字化来说是“一”的一切,是一切的“一”。

  2017年12月8日,中央政治局就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进行学习。习近平总书记对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、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提出5点指示,对出版业服务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。我结合学习和贯彻,谈谈传统出版数字化的关键与产业方向。

  重视四种数字化趋势

  1995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尼葛洛·庞帝出版的《数字化生存》,已经被时间所证实。20多年了,数字化已经成为一股席卷全球的大潮,改变了人类传统生活方式,还重构了全球商业生态系统,旧的生态体系不断分崩离析,而新的生态系统不断成长出来。展望新的数字化浪潮,有4种情况值得重视:

  一是虚拟成为新的技术主流。我们每个人都只坚信自己眼里看到的东西,这是人类的基本逻辑。但是,人工智能和VR、AR技术打破了这个逻辑。2017年10月26日,美国著名的机器人公司汉森生产的“女性”机器人索菲亚获得沙特阿拉伯政府授予的公民身份,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获得公民身份的机器人。索菲亚的大脑里存储了62种面部表情,能识别人类面部、理解语言,能记住与人类的互动,并能与人进行眼神接触。

  二是共享成为新的经济形态。工业革命以来的这300年,所有的资本都归资本家所有。可是,在互联网时代,共享单车、淘宝、滴滴打车等新的经济形式出现,资本家独占生产资料这一现实正在被掀翻。以租代买的形式使得资源可以复制,不仅改变了大工业时代的资本的独占性,还具有很强的公共服务共赢共享的色彩。

  三是移动支付成为新的支付方式。2017年5月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20国青年评选出了中国的“新四大发明”:高铁、支付宝、共享单车和网购。随后,麦肯锡发布的名为《数字中国:提升经济全球竞争力》的报告指出,2016年中国互联网用户数达到7.31亿,超过了欧盟和美国的网民总和;超过6亿的中国手机用户使用移动支付,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市场,移动支付交易额相当于美国的11倍。

  四是数字经济成为新时代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源泉。腾讯研究院数据表明,2016年我国数字经济总体量达到22.77万亿元,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数字经济体,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达到30.61%。我国的计算机出货量、手机出货量、网民数量和网络零售额保持世界第一位。在全球市值最高的15家互联网公司中,中国占6席;在全球十大市值“独角兽”企业中,中国占一半。麦肯锡报告中最新的“中国行业数字化指数”也表明,2013年,美国的数字化程度是中国的4.9倍,到2016年已缩小到3.7倍。

  数据是当前出版业最大的资产

  在这几个趋势中,我们都可以看到,无论是人工智能、共享经济、移动支付还是数字经济,都离不开大数据作为基本前提。正是这些大数据的存在,使得机器人产品、共享产品、支付体系的创新等成为可能。我们再看一个行业内的案例。2004年谷歌启动了它历史上的第一个“探月”项目,即数字图书馆计划,准备将全世界一共1.2亿种图书进行扫描,转化成为PDF格式的数字化资源。它和密歇根大学、哈佛大学、斯坦福大学、牛津大学图书馆以及纽约公共图书馆、许多其他图书馆系统都订立了合约,并且短短10年内扫描了大约2500万册图书,总共花费了近4亿美元。但是这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失败了。因为在海量的、碎片化的、个性化的需求面前,内容资源的数字化不是关键,关键的是内容资源的数据化。数字化是把模拟数据转换成用0和1表示的二进制码,而数据化则是把现象转变为可制表分析的量化形式。一切皆可数据化,DATA的拉丁语本意是“已知”和“现实”。我们可以把一切都看成是数据存在。它们过去是默默无闻的,因为没有数字化、云计算。在云计算、互联网的条件下,它们神通广大起来。

  对于出版而言,数据包括:第一,营销数据。如发行量、购买人群等,主要提供用户消费行为分析。第二,生产数据。如首印数、开本、定价等,主要是提供产品的外部基本信息。但是,还有一种最关键、最本质、最有用的数据,那就是内容本身所蕴含的全部知识数据,也就是,“内容即数据”。

  就出版产业而言,近10年的发展,第一波是转企改制驱动,第二波是上市融资驱动,第三波是数据驱动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内容不再是一种传统意义上的资源,而是一种大数据时代意义上的数据资源。传统的数字内容是单一文本、语义固定的、静态呈现的,适合整体浏览和阅读,不可自由组合,采取关键词搜索,遵循整体范式逻辑;而数据资源是开放文本、语义多元的、动态呈现的,适合碎片化和个性化需求,可以随机抽取,采取语义搜索,遵循个体范式逻辑。传统的内容是一种产品,而数据资源是一种资产;传统的内容资源是一次投入、一次消耗的,而数据资源是一次投入、循环使用的;传统的内容资源是算术级增值,而数据资源是几何级增值。

  在传统时代,内容是出版业最大的资产;而大数据时代,数据是出版业最大的资产。出版业要努力做大数据资源规模,做大数据资产规模,做大数据增值规模。


推荐专题

中国吉祥彩娱乐-吉祥彩娱乐开户 - 官方注册业互联网创新节

2018年3月29日至30日,中国吉祥彩娱乐-吉祥彩娱乐开户 - 官方注册业互联网创...[详细]

2018科印海外出展

中国吉祥彩娱乐-吉祥彩娱乐开户 - 官方注册科学技术研究院以及吉祥彩娱乐-吉祥彩娱乐开户 - 官方注册拥有专...[详细]

图文快印店如何留住人才

现在图文快印行业正面临着“用工荒”“留人...[详细]

推荐
  • 资讯
  • 技术
  • 文库
  • 专栏